因為大考,在明年五月中之前應該只是到處去騷擾太太的一個人qwqq

中也廚、文スト深坑,基本上雜食,但主吃新舊雙黑
是個非常沒有存在感的小透明(掩面
正在為了讓自己的文章進步而不斷努力中!
啊,好想圖文雙修.....

© 曇霜/
Powered by LOFTER

【雙黑】海

對不起我真的想不到標題要取什麼#
本來是打算深夜發文的,但去問了好幾個朋友之後都無果,只好先去睡覺ww
然後一覺起來,嗯,中午了(。
這大概是旅遊途中的有感而發(不是

#太中太無差
#年紀大概是16~17歲之間,少年雙黑

希望閱讀愉快!



沁涼的水撫上腳踝,輕輕的拍打著,像母親在哄孩子入睡般的溫柔。

不過太宰治沒有母親,至少在他的認知中沒有。

至於他啊...

腦中忽然浮現了森鷗外的臉龐。

啊啊,還是別提好了。

——不過要不是因為他,自己就無法發現這麼好的自殺地點了呢。

等等中也一定會為了找他而迷路吧,真想看看中也得知他的死訊時臉上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被獨自留在異鄉的不知所措?滿臉嘲諷的勾起嘴角接著大笑?還是滿臉震驚不敢置信?

呼呵呵,不管是哪一個反應都真是令人期待呢!

——不過他才不想死後也見到中也呢,還是算了。

太宰脫下了黑色的長西裝外套和皮鞋,隨意的丟在沙灘上。

-

當海水淹至胸口時,遠方孩子們的嬉鬧聲逐漸微弱,世間喧囂皆離他而去,如小美人魚化成的泡沫般在空氣中消逝。

太宰的唇角忍不住揚起了一個弧度,他繼續往更深處走去,海中的暗流幾乎讓他連站都站不穩。

頸部已經被淹沒了。

一步、再一步,再一步他就能讓自己遠離這個於他而言太過孤獨的世界。

啊,說起來這海的顏色還真像中也的眼睛呢。

——如冰之寒,如海之蒼。

太宰忽然停下腳步遠眺遙遠的海面,不悅的撇了撇嘴。

在中也的眼裡溺死,感覺真噁心。

他有些猶豫的動了動已經陷在沙裡的腳趾。

要走回去嗎?就此卻步?

不,怎麼可能。

在海灘上的人們顧著嬉戲、最大的阻礙中原中也也不在,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個沒有人會來打擾的時機。

而且如果中也能因為自己溺死在與他眼睛顏色相同的海裡這件事而被噁心到的話,那也不錯,雖然他覺得那隻蛞蝓肯定不會想到。

太宰治又邁出了一步,整個人沒入了海中。

他閉上雙眼,淡淡的微笑浮現在臉上。

——啊啊,就這樣吧。

這時,一道響亮的聲音奇蹟般地越過重重阻礙,傳入了他的耳裡。

「太宰——!!!」

被呼喊的那個人猛然張開了鳶色的眼。

......中也?

-

一睜開眼,他就見到了身旁氣喘吁吁的搭檔,以及被他丟在沙灘上的外套和鞋子。

嘖,又來了。
太宰的臉色不由得陰沉起來。

每次都是這樣、每次!

為什麼他每次都要來救自己?明明巴不得自己趕快去死。
感受到太宰愈發不滿的氣場,中原中也索性直接揍了一拳上去,太宰咳出了一小口血,連著鹹水一起。

「喂,被救的人那什麼表情啊?」

「我又沒讓你來救我。」

「任務剛結束就給人添麻煩是什麼意思啊你?!」

「給中也添麻煩就是我的本職。」

中也看是吵不贏他了,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了一個東西就往太宰臉上丟,他反射性的就用手把它接住。

「吵死了!這個拿好!」

攤開手心一看,是一個帶著軟木塞的小玻璃瓶,裡頭裝著五顏六色的沙子和小小的貝殼。

太宰懵了一下:「這是....星砂?」

「對。任務時給我好好帶著。」

「為什麼要送我這個?」

太宰有生以來第一次摸不透中也的想法,他下意識的搖了搖那個小瓶子,忽然看到一張細長的便籤,上面還寫著字。

——健康平安。

「咦?」

太宰忍不住驚呼出聲。

他訝異的看著中也:「你不是希望我快去死?」

中也哼了聲:「所以才叫你任務時帶著就好。」

他俐落的一個轉身,淡褐色內裡的西裝外套隨海風揚起。

「任務期間給我平安無事,別總給人添事。」中原中也往階梯上走去,「任務完成、向首領報告完後你要去哪裡自殺,我才不管。」

太宰愣在原地低頭看著那小小的瓶子,過了半晌後才追了上去。

雖然不想要順著中也,但以後果然還是選在下班後自殺吧。

——他可不想從中也手中再收到一次這樣的「祝福」,怪噁心的。

————————————————————————

#附圖


這海真的美到我都說不出話來只能內心激動qqq(

啊對了其實我覺得這篇更偏中太一點.....
吃中all嗎?(走開啦#

评论 ( 1 )
热度 ( 29 )
  1. 知念_直须看尽洛城花曇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