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大考,在明年五月中之前應該只是到處去騷擾太太的一個人qwqq

中也廚、文スト深坑,基本上雜食,但主吃新舊雙黑
是個非常沒有存在感的小透明(掩面
正在為了讓自己的文章進步而不斷努力中!
啊,好想圖文雙修.....

© 曇霜/
Powered by LOFTER

【雙黑】果然想把狼當作萌寵來養還是不行的吧?02

那個那個我回來了!!!

數學考的真慘(笑

不過沒關係,明天就可以放鬆出去玩了,欸嘿#

以上廢話,可以不用在意www

延續上篇設定,太宰x狼人(?)中也

*微敦鏡

希望閱讀愉快!

啊,前篇可以戳主頁喔



    為了溝通上的方便——其實是為了自己生活上的便利著想——太宰治決定這幾個禮拜要來親力親為,好好教教昨天才剛住進自己家的中原中也怎麼說話、認字以及生活中必備的常識。

    而他不意外的發現,中原中也是個挺聰明的人,教給他什麼一學就會,大概不出個兩天就能認出所有的字,洗碗盤等等的工作也做的得心應手,每天回家都能隨便洗個澡倒頭就睡的生活讓太宰甚是滿意。

    只有一件事讓太宰十分納悶。

    中原中也從不主動開口跟他說話。

    「來,中也。」太宰不知從哪摸出了一副眼鏡戴上,「看著我的唇型,跟著我念這個字——」

    「......」雙眼定定的看著他。

    又是這樣一個反應。

    這樣的日子已經過去四、五天了,除了見面的第一天之外,中也再也沒說過一句話,即使怒火中燒也頂多用個飛踢或是面部表情來表達自己心中的不滿。

    這讓太宰很是困擾,明明認字打掃都學得這麼快,怎麼會在學說話這方面突然懵了呢?

    然而他還是每天固定撥出晚飯後的時間來指導中也,不論吃了多少瘪。沒辦法,他之後還得叫中也去買晚餐的食材呢,總不能隨身帶紙和筆吧?

    還是換個教法好呢?

    於是今天下午的太宰治依舊在上班時間想著私人事務。

    「先生、.....太宰先生?」少年略帶膽怯的聲音將他的思緒從遠方拉了回來,太宰強行把腦中那些事都擱在了一邊,若無其事的微笑著看向他:「怎麼了嗎,敦?」

    「啊、不...只是看到您一直望向窗外所以......」敦慌張的擺了擺手,接著有些擔憂的小聲喚道:「那個...太宰先生...」

    「嗯?」他一邊觀察著太宰的表情,一邊小心翼翼的問:「您是不是有...煩惱的事呢?」

    太宰愣了一下,鳶色的眼微微睜大。

    哎呀,被看出來了嗎?

    「嗯,確實有呢——」他苦笑。

    太好了,看來太宰先生沒有生氣。原本擔心自己隨意探究別人私事會引起反感的中島敦,在得到太宰正面的回答後壯著膽子繼續問了下去:「請問...是什麼事呢?」

    面對中島敦的問題,太宰只是淡笑著伸出食指抵在自己的唇上。

    ——還不能跟你說喔。

    「......我明白了,太宰先生。」

    「還有,已經是下班時間了喔。」

    見狀,敦也回了他一個微笑,接著跟在一旁等著的鏡花一同走出了武裝偵探社。

    啊啊,年輕真好啊。

    他不禁感嘆。

    自己什麼時候才能找到美女來跟他共赴黃泉呢?

    不過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邀人跟他殉情什麼的還是等到搞定後吧。    

    想起還待在家裡的那隻狼,太宰嘆了口氣,穿上外套離開了偵探社。

    「我回來了——」太宰站在玄關朝著裡面喊道。

    沒有任何聲音傳來。太宰像是習慣了一樣,還沒得到回應便徑直的往裡邊走去,果不其然見到了中原中也正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樣子。

    他悄悄的走近一看,發現中也正在把金黃色的醬汁淋到熱氣蒸騰的白米飯上,旁邊的小餐桌上還放著兩盤油煎的青花魚,油脂在燈光下一閃一閃的。    

    太宰治嚥了嚥口水,想偷偷的用筷子夾一小塊起來,髖骨那卻猝不及防的遭到一個重擊!

    太宰吃痛的哼了聲,回頭一看,冰藍色的雙眼正怒視著自己。

    啊,被發現了呢。

    「好疼啊中也——」太宰當機立斷,坐在地上大聲哀嚎:「下手好重——」

    中也從鼻子裡不屑的哼了聲,沒有搭理他,而是把兩個碗擺到了桌上。

    太宰幾乎是瞬間跳了起來:「吃飯了?」

    中也點點頭,自己拉開椅子坐下。

    「太好了,還以為你會把我的那份丟掉呢!」太宰開心的拿起筷子,夾起一塊魚肉就往嘴裡送。

    「.......」這跟教的不一樣啊,說好的餐桌禮儀呢?

    中也對他這動作似乎頗有微詞,但他還是在心裡默念一聲「我開動了」就隨他去了。

    晚餐後,中也抱著沙發上的靠枕懶洋洋的看著太宰,依照慣例等他開口說自己今天得學些什麼,然後開始一對一的指導,照近日的狀況來看,應該又會是口說課程。

    忘了說,其實口說課程就是太宰在一人樂而已,他壓根不想理他。

    ——我就是不想全部跟著你的步調走,打我啊?

    每次看著太宰有苦說不出的表情,他就打從心底樂。

    但太宰只是眼神渙散的盯著電視看,一點都沒有要說話的意思。

    一分鐘過去了。

    兩分鐘過去了。

    五分鐘過去了。

    太宰:「.............」

    中也:「..........?」

    ...他是怎麼了?

    已經習慣太宰的噪音的中也蹙起了眉,現在的太宰治也太安靜了點,讓人不得不起疑。

    本想走上前一掌拍醒他,門鈴卻在此時響起。

    「叮咚——」中也看了看門口,沒有動作。

    大概是找錯人了吧,畢竟都現在這個時間了,照理來講應該不會有朋友來拜訪才對,雖然中原中也從來沒聽過他提起「朋友」二字。

    但接下來門鈴又響了一次。

    「叮咚——」中也終於疑惑的看向了太宰。

    再響了一次。

    「叮咚——」

    …

    ..……..

    .………….好吧,這包準是來找他們的。

    ——等等,找「他們」的?

    中也頭上的狼耳警戒的動了動。

    雖然他現在住在太宰治家的事應該是沒人知道的,但指不定某個白癡會不會無意間說漏了嘴讓那些人有跡可循。

    憤恨的看了仍然不知道在哪神遊的太宰治一眼之後,中也起身走到玄關開了門。

    出於安全考量,他只開了一個小縫讓自己能先判斷來者何人,藏在身後的手已經悄悄的攥成了拳。

    「請問你要找誰?」

    「太宰先生————」

    「??!」

    然而沒想到一開門就被迎面抱住,由於身高因素,還是臉剛好埋在胸部那種的。

    「太宰先生好過份——」帶著泣音的控訴在頭上響起,「明明約好了今天晚上的——」

    很顯然的,抱著他的是個身材極好的女人,這點從快窒息的中原中也身上就能看得出來,當然,另一個原因是她身上濃重的酒氣。

    「咳、咳咳.....」他呼吸不順的咳了幾聲,但那女人只是維持這個姿勢便自顧自的說了下去:「就算有什麼煩心的事也可以來我這跟我說嘛——是說太宰先生你怎麼變矮了.......哇啊!」

    聽到這裡,中原中也終於怒的一把推開了那個女人,藏在衣服下的狼尾巴豎了起來。

    老子都沒嫌妳身上的酒味太重,妳敢嫌我身高?!

    「我不是太宰治!要找太宰治明天再來!!」

    說完,他用力的甩上了門。

    中也真的被氣得不輕,滿臉糾結的舉起拳頭又放下,反反覆覆了幾次後,他才想到一件事。

    是說,那女人找他幹嘛?

    中也決定回到客廳找太宰治問個清楚,就算把他的腿給打斷了才能喚回他的意識也無所謂。

    「喂太宰——」他的聲音戛然而止,「.......你幹嘛?」

    太宰治滿臉驚愕的看著他,好像聽到了什麼世紀大新聞似的。

    「中也......」太宰治說話的語氣也是充滿了不可置信,「你會說話了?」    

    他翻了個不留餘地的白眼。

    「廢話你不是一開始就......我操!」

    說到一半,中原中也就爆了個髒。

    媽的多日來的努力就這麼放水流了,還是斷送在自己手上。

    這次換中原中也滿臉苦悶有苦說不出,反倒是太宰蹦蹦跳跳的像個得到獎賞的小孩。

    突然,太宰像是想到什麼,說:「等等。」

    等什麼等啊,中也忍不住退離他兩步。

    「也就是說......」太宰瞇起眼,燦爛的笑看著明顯是心虛了的中也。

    「中也你之前都是在耍我囉......?」

    ——完蛋了。

    中原中也首次露出了絕望的表情。

    他跟太宰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是不是都只能吃蟹肉罐頭過活了?

    ………..他忽然好想自己親自去超市挑食材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對,一樣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qqqqq
因為明年的大考對我來說挺重要的,其實有在考慮先擱置lof....雖然我才發了3篇(

其實已經不算是考慮了,是確定(。

不過不是這幾天就是了

考完會再回來玩的qwq!

謝謝閱讀!

评论 ( 10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