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大考,在明年五月中之前應該只是到處去騷擾太太的一個人qwqq

中也廚、文スト深坑,基本上雜食,但主吃新舊雙黑
是個非常沒有存在感的小透明(掩面
正在為了讓自己的文章進步而不斷努力中!
啊,好想圖文雙修.....

© 曇霜/
Powered by LOFTER

【雙黑/太中】果然想把狼當萌寵來養還是不行的吧?

第一次在這發文,文筆渣請見諒(掩面
寫不出有深度的文我心塞(((
#雙黑同居,太宰x狼人(?)中也









          太宰治討厭狗,基本上他對所有可以拿來飼養在家的動物都沒太大好感,他可是個隨時都準備好要迎接美好死亡的人!要是到時真自殺成了,雖然正如他所願,但那就是放牠們在家自生自滅,這種事太宰還是幹不出來的。

          別看他一副人間事皆於我如浮雲的樣子,芥川生日時他還是有意思意思送幾盒橘子過去的!

          當然,當事人收到時做何反應就別說了,想放羅生門咬人卻又礙著他曾經是自己師父而只好憋在心裡的感覺真的不好受。

          好了,我們回歸正題。

          今天風光明媚,是個適合邀請美人殉情的好日子,太宰治一整天心情都是心情愉悅的,不論被殘忍地拒絕了幾次都還是歡騰的到處給人添亂。

          ——直到他轉開門把,看到了一團縮在他沙發上的不明物體。

          「於是,」太宰無奈的嘆口氣,「這該怎麼辦呢?」

          在太宰眼前的,是一個看上去年紀約莫十四歲的少年,或許是因為臉形的關係,讓他略顯稚氣,所以他比太宰原先猜測的還要更年長一些也說不定。身上僅著一件過長的白襯衫。微長的楓糖漿色髮絲隨意的散落在一邊的肩上,眼裡是冷冽清明的冰藍,周身散發出來的氣場強烈的讓人心生畏懼。

          此時他正坐在客廳的桌子上環顧四周,百般無趣的打量著太宰家裡的擺設。

          忽略掉某方面來說,他應該是個人見人愛的男孩。

          但關鍵就在於,

          他的頭上,有一對跟頭髮同色的、毛茸茸的耳朵,正微微的顫動著,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人造的,而是與生俱來的特徵。

          如果特意繞到後方,還會看到不小心露在衣服外蓬鬆的尾巴。

          ——這下有趣了。

          太宰忽然對他產生了莫大的興趣。

          他露出笑容,努力表現出無害的樣子向那個少年問道:「你的名字是什麼?」

          「......」少年把頭轉了回來,耳朵顫了顫,沒有理他。
          
           ...嗯?
        
          「等等,你會說話嗎?」太宰突然想到。

          「...一點點。」他沙啞著聲音回答。

          好吧,雖然只會一點,但自己的名字總會吧?

          太宰耐下性子又問了一次:「...那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還是沒有理他,這次還高傲的抬起下巴俯視太宰。

          ...不行,他現在有股想揍少年的衝動。

          ——冷靜,要是真打了說不定會被投訴,理由是虐待動物,他吃虧的多,划不來。

          太宰又露出一個笑容,只不過這笑比起剛才多了份冷意。

          「你不說的話,我就馬上把你丟在我家門口喔?」

          我說到做到,太宰的眼神彷彿這麼說著。

          少年望著他沉默了許久,最後把頭撇開,放棄似的低喃:「......也。」

          「嗯?」

          少年這次直直的望進太宰的眼底,重覆了一遍,眼中微光閃動。

          「...中也,中原中也。」

          他的聲音很小,卻清晰地傳入了太宰的耳裡。

          中原中也啊......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太宰滿意的點點頭。

          「一開始就這麼做不就好了。」

          少年不置可否的哼了聲。

          太宰沒有理會他愛理不理的態度,而是兀自說下去:「知道了名字的話,接下來比較方便。」

          方便?

          少年用看怪人的眼神盯著他,眉頭都蹙在了一起。

          「...你知道我是什麼嗎?」

          不屬於任何一邊,不論去到哪都會遭人唾棄的他,再加上與生俱來的性格,曾受到什麼樣的待遇,不用細想也能略知一二。

         因為那對耳朵,想殺他的人多到天邊去,而實踐的人也多得是,但那些人的下場都不是太好,不是被發現被刀一捅要害陳屍在家,就是某天出門在外莫名其妙遭人從後方開槍,碰的一聲倒在血泊中。

          同樣的,因為中也頭上的耳朵而想得到他做為自己收藏品的人也不少,中原中也其實是不在意的,反正想對自己不利的再處理掉就好,然而這些人不是被前一類人給一併解決了,就是由於他價值連城,不少人因此翻臉六親不認,你殺我我殺你,說好存活下來的人就可以擁有他,最後卻都死了。

          看過無數個這樣的人類,中原中也心裡也是複雜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不明白中也心裡邊想的那些,太宰只是交叉雙臂,嘴裡不時發出「嗯——」的聲音努力思考。

          這不是很簡單嗎?太宰像是幾天沒上廁所的表情讓他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看到中也的小動作,太宰忽然大聲地驚呼:「啊、我知道了!」

          中也睨了他一眼,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嗯,從那個耳朵的形狀看來...

          太宰自信的拍了下手,「你是貓吧!」

          「.........」

          中也的臉黑了。

         「嗯?」太宰睜著晶亮的大眼,一副「我說的對吧快稱讚我啊」的表情讓中也很想從懷裡掏出手槍把他給斃了。

          可惜的是他現在身上沒有手槍,雖然徒手打死人這種事他還是對自己挺有信心的。

          他首次在太宰面前露出強烈的情緒,眼中的憤怒像火焰一般熊熊燃燒,眼中的冰霜被包覆在灼熱的火中,卻依舊不減其反射出的鋒芒。

          「狼、是狼!」他張開嘴讓太宰能夠看到他尖銳的犬齒,「別把我跟那種生物混為一談!!」

          「誒,是狼嗎?」太宰的表情很是驚訝,「看你那體型,我還以為....」

          「...」媽的。

          中原中也惱怒地丟了一個沙發上的抱枕過去,正中太宰治的眉心,他看似委屈的用手抱住自己的頭蹲下躲去牆邊瑟瑟發抖,然而嘴角卻不住的上揚一個弧度。

          ——意外的有趣啊,尤其是生氣的時候,讓人忍不住想再去逗弄幾下。

          太宰沿着牆盤腿坐下,心情頗愉悅地隨口亂哼。

          突然間,他收回了臉上的笑容,並若有所思的用手摸了摸下巴。

          「你有家....不,」他頓了頓,修正說詞後繼續說道:「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嗎?」

          中也眼中的忿怒在一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平靜到讓人心疼的淡漠,他思考了許久才低低地從喉嚨擠出一句:「.....不需要。」

          不是沒有,而是不需要嗎。

太宰幾不可察的挑了挑眉,他對他愈來愈好奇了。

         「是嗎。」他平淡的回應,隨即又瞇起那雙鳶色的眼笑的狡詐。

          笑的中原中也心裡發寒,背上都出了一層薄汗,狼耳的軟毛還警戒的豎了起來

          明明理論上他才是狩獵的那一方啊!

          「那麼——」太宰伸出手指敲了敲光潔的桌面,「來住我家吧。」

          他的語氣很顯然的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句。

          「怎麼樣?我不會把你給賣掉,我也多了一個能做飯能打掃的寵物,這對你我來說都不虧吧?」

           他的嘴角揚起了一個自信的弧度,好像中也絕對會同意他的提議一樣。

          ——而事實上也是如此。

          他盯著太宰良久沒有說話,腦裡的思緒像團毛線似的糾纏不清,怎麼解都解不開。

          半晌後,他嘆了口氣,有些疲憊的揉揉自己的眉心,微微的點頭。

          太宰的臉一瞬間亮了起來。

         「交易成立。」他這次笑得像個找到新玩具的孩子。

          …

          …...

          ……..等等,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嗎?

          看見那個笑容,中原中也由衷的為自己未來的生活感到擔憂。

          太宰治絕對不會養寵物,至少在三十分鐘之前絕對不會有這麼一個念頭。





---------------------------------------------------------------------------
....因為是第一次,果然好緊張qq
以前寫文都是給自己看的,但希望能有所改變和進步於是就決定丟上來了
希望喜歡qqq
會不會有後續我也不知道(逃

评论 ( 14 )
热度 ( 60 )